智慧点心坊: 点亮和滋养心灵!

Wisdom Snack: lightening & nourishing the soul!原创心灵驿站!

【小英版哈佛幸福课笔记】自尊篇 Self-esteem Part 5

【保持独立性的重要性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independent】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努力达到独立型自尊呢?保持对社会和他人的依赖有什么不好呢?这样做简单省事多了,不用那么辛苦。Tal 举出了三大方面的原因来阐述保持独立性的重要性:

  • 道德行为 (moral behavior)

史上最可怕的暴行是由那些服从权威者或是种族主义者所犯下的。

conformity

依赖型自尊越高的人越容易服从权威。因为这些人自我不够强大,特别需要外在的赞扬来肯定自己。来自一个有魅力的权威和领导的赞扬对他们会有极大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如果我们需要不停地获得群体的赞扬,就更可能遵循群体的做法。心理学上著名的Milgram实验(视频)和Asch的实验,分别证实了这两点。

在当今中国社会,我能想到的一个例子就是一些传销机构。这些组织经常拉新人去上课或是开会。在现场,五花八门的成功学、养生、灵性成长相关的资讯被嫁接到传销工作,为其所用。讲师所许诺的工作前景,极大的满足了人们渴望得到肯定和赞美的心理。他们称成功可以复制,简单听话照做即可。无怪乎很多人只听完一堂课,就变得像打了鸡血似地精神亢奋。

种族主义者把社会比较提升到群体的层面,通过“我的种族要比你的优秀“来增加自己的自我感。

独立型自尊的人对获得外在的肯定,以及比较的需求不强烈,他们通常会比较忠实于自己的原则 (true to principle),倾向于跟随自己的内心(follow their heart)。

只有当我们培养自爱和自尊的时候,我们才最有可能变得富有同理心,并且去爱他人。
When we cultivate self-love, when we cultivate self-esteem, that’s when we are most likely to be empathic and to love others.

Tal提到圣经上曾说:

要像爱自己那样爱你的邻居。
Love your neighbours as you love yourself.

爱邻居的先决条件是爱自己,自己就是标准。因为我们如何对待他人,通常映照出(mirror) 我们是如何对待自己的。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是不太会懂得如何去好好地爱别人的。

  • 认知表现(cognitive performance)

依赖型自尊高的人会是很好的技工或是匠人,他们循规蹈矩,走着别人走过的路;而独立型自尊高的人敢于打破一切常规,有创新思想,走自己真正想走的路。他们不会为了显示自己的”特立独行”而故意和大众对着干; 如果内心真正渴望,也可能会走别人走过的路,但他们会给这条路打上自己独特的个人印记。

独立型自尊高的人喜欢问问题,活到老学到老,不会觉得自己知道的够多了。

  • 增加幸福(increased happiness)

研究证实独立型自尊可以增加一个人的幸福感。时刻处于一种戒备状态——我是否够好,有没有给人留下好印象——是一件很累的事。

当我们不是时刻想给人留下好印象,而是只是表达自我的时候,想象一下,生活会变得该有多轻松呀。
When we express rather than constantly try to impress, image how much lighter our lives can be.

生活中会带入更多的平静,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单纯的存在,不必费尽心机去向别人证明和表现。

【三层自尊理论的实证研究】
  • 自尊的稳定性 (self-esteem stability)

早在1995年,Kernis提出了自尊的稳定性的概念。他认为一个人会变得有敌意还是宽厚,其自尊会随着时间上升还是下降,不是取决于自尊本身,而是取决于自尊的稳定性。当两人即使平均自尊水平一样,稳定性低的人更容易有敌意,而稳定性高的人更易宽厚仁慈。在这个基础上,Tal 的研究进一步证明依赖型自尊与不稳定的自尊高度正相关;而独立型自尊与稳定的自尊高度正相关。

这两个研究回答了前面提到过的自尊悖论的问题。

  • 幸福与心流 (happiness and flow)

Tal的学生Christino研究显示高度独立型自尊的人容易在运动场上体验到心流,并且他们的幸福感也比较高。

  • 自恋、宽厚和敌意 (narcissism, generosity, hostility)

Tal 的博士研究证实:

自恋实际上与高依赖型自尊相关,而与独立型自尊没有什么关联。

独立型自尊的人其实更宽厚仁慈。

敌对与自尊本身没有关系,但是自尊的类型可以预测敌对。高依赖型自尊的人更有可能变得敌意;而高独立型自尊的人,更有可能心胸开阔,容易合作。

这些发现澄清了对自尊常见的批评和误解

  • 完美主义(perfectionism)

Tal的学生Ignaczyk 和 Richey 的研究显示:高依赖型自尊的人容易完美主义,因为他们看重他人的评价,害怕失败;而高独立型自尊的人不容易变成完美主义者,因为他们关注的是自我表达,看重的是学习和成长,因而不会害怕失败。

【自尊和亲密关系】

Tal 认为上述关于自尊的研究也可以用于亲密关系领域,他提及Passionate Marriage 一书作者David Schnarch 的理念:一段健康、亲密和持久的关系的基础是双方的分化。

分化是当你情感和/或身体上与别人紧密联系——尤其是当这些人对你日益重要——的时候,维持自我的能力。当爱人、朋友和家人向你施压要你同意和顺从时,分化使你能坚持走自己的路。分化好的人能同意他人,同时又没有‘失去自己’的感觉,他们也能不同意他人,并且不会感到被疏远和难受。
Differentiation is your ability to maintain your sense of self when you are emotionally and/or physically close to others—especially as they become increasingly important to you.  Differentiation permits you to maintain your own course when lovers, friends, and family pressure you to agree and conform. Well-differentiated people can agree without feeling like they’re ‘losing themselves,’ and can disagree without feeling alienated and embittered.

Tal 认为分化其实是独立型或是无条件自尊的一种状态。我想到了两首诗最为传神地表达出这种状态:
一首是舒婷的《致橡树》 (丁建华的朗诵):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緑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长年送來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 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 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 紧握在地下,
叶, 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們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得懂我們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 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們共享雾霭、云霞、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生相依.

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脚下的土地.

诗前半段提到的凌霄花、鸟儿、泉源、险峰等比较像是未分化者的爱情,一方依赖或是对另一方全然地付出,没有自我。而诗后部分提及的木棉和橡树的关系,就是一种分化者的爱情关系,既独立(independent) (两棵树,各有各的特色),又互相依存(interdependent) (根叶相连,共同迎接挑战)。

另一首是纪伯伦的《先知·论婚姻》(王立译):

你们一同出生,而且永远相伴。
当死亡白色的羽翼掠过你们的生命时,你们将会合一。
是的,甚至在神静默的记忆中,你们也在一起。
但要在你们的依偎里留有余地,
让天堂的风儿在你们中间舞蹈。
彼此相爱,却不要让爱成为束缚:
让它成为涌动在你们魂灵岸间的大海。
要斟满每个人的杯盏却不是从一只中啜饮。
将你的面包送给另外一个,而不是从同一片上分食。
一起快乐的唱歌跳舞,但要让你们中的每个人都能独立。
即使是竖琴上的琴弦也是独立的,尽管它们在同一首乐曲中震颤。
给出你的心灵,但不是要交给对方保留。
因为只有生活之手才能容纳你们的心灵。
要站在一起却不能靠得太近:
因为庙堂里的廊柱是分开而立,
而橡树和松柏也不能在彼此的树荫里生长。

You were born together, and together you shall be forevermore.
You shall be together when white wings of death scatter your days.
Aye, you shall be together even in the silent memory of God.
But let there be spaces in your togetherness,
And let the winds of the heavens dance between you.
Love one another but make not a bond of love:
Let it rather be a moving sea between the shores of your souls.
Fill each other’s cup but drink not from one cup.
Give one another of your bread but eat not from the same loaf.
Sing and dance together and be joyous, but let each one of you be alone,
Even as the strings of a lute are alone though they quiver with the same music.
Give your hearts, but not into each other’s keeping.
For only the hand of Life can contain your hearts.
And stand together, yet not too near together:
For the pillars of the temple stand apart,
And the oak tree and the cypress grow not in each other’s shadow.

以下为Meryl Streep的朗诵

 
在两性关系里,女性特别容易没有自我,迷失在爱情的漩涡中。下面这首好听而哀怨的歌形象地唱出了众多女性在两性关系中的迷茫和痛苦。

我认为问题的症结在于这一句歌词:

可是女人,爱是她的灵魂,她可以奉献一生,为她所爱的人。

爱的诡异之处就在这里,当一个人为了爱而全然为对方奉献的时候,她就没有了独立的自己,既做不了舒婷所说的与橡树相对的木棉,也做不了纪伯伦庙堂独立的廊柱或是竖琴上分开的琴弦;而可能做的是凌霄花、鸟儿、泉源、险峰,存在是为了依赖或是衬托对方,这样的结果最后却是与真爱背道而驰的。

俄裔美国哲学家和作家Ayn Rand曾说过:

在说‘我爱你’之前,我们必须首先能说‘我’。
To say ‘I love you’ one must first be able to say the ‘I’.

胡因梦写过一篇博文《我在哪里? 》,来谈论女性确立自我的重要性:

如果一个女人的自我不够健全,潜能或才华未充分发展,也找不到生命核心的意义,就会在缺乏自信、缺乏价值感的心态之下,企图藉由周遭的重要关系人──丈 夫、孩子、父母、兄弟姊妹、亲戚等──来获得一些暂时性的、容易生变的满足感。这种向外挂勾的心态里面充满着渴求与期待,如果周遭的人不符合我们投射出来 的标准或预期,就会产生失望和挫败感。换言之,这里面尽是一些不易察觉的掌控性和需求(我们的父母不也是如此对待我们的吗?)。
佛家所谓的我执,以现代化的心理学语言来解释,不外乎就是这些投射出来的掌控性和强求倾向。因此网友把这些建构在我执之上的自我牺牲倾向,理解成了「无我和无私」的最高境界,实在是犯了典型的「前超」错误,也就是把最低层的精神状态当成了最高层。

这就是为什么觉得自己“为爱而生,愿意为爱奉献一生”的女性往往反而情路坎坷。

【小英版哈佛幸福课笔记】自尊篇 Self-esteem Part 6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喜欢这份幸福课的笔记,请顺手点击“喜欢”;也欢迎你把它通过QQ空间、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等与朋友分享(按钮见下面);关注智慧点心坊的微博或是邮件订阅,都可以让你及时获得文章和笔记更新的消息。你的每一份支持都对小英弥足珍贵,谢谢你


版权声明: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转载请注明以下信息
卢小英/文 来自智慧点心坊 (www.wisdomsnack.com)
原文地址:http://www.wisdomsnack.com/1234.html



  • 娟子 says:

    Dear Sunny,读了,很有收获,感谢你的用心,这个笔记下有文字,有音乐,有诗歌,有自己的体会,真的很喜欢;通过互联网,这个看的出来很用心的笔记还可以分享出来,让大家受益并产生互动,这真是件很美好和奇妙的事情。PS,我最近的BLOG文字所配的音乐也是上面这首《问》,在这里看到这首歌感觉非常亲切:)我所思考和关注的东西常常在这里能看到,这种感觉也很好。还会支持和关注你的,加油哦!娟子

    2012 年 08 月 20 日 at 18:57
    • 智慧点心坊-小英Sunny says:

      亲爱的娟子,非常开心看到你这么知心的留言。这首歌我一直很喜欢,就是觉得有些哀怨。那日看到你那篇博文,提醒我对它的歌词重新做了思考,在写笔记的时候不由得把感想放进去了。

      2012 年 08 月 22 日 at 10:58
  • 智慧点心坊-小英Sunny says:

    爱默生所说的“这个世界随时想把你变成其他的样子,坚持做自己是一项最伟大的成就。To be yourself in a world that is constantly trying to make you something else is the greatest accomplishment.” 我觉得讲得就是不盲目服从权威和从众(高依赖性自尊),建立高独立型自尊的过程中所需要的努力。

    2012 年 08 月 22 日 at 21:10
  • 静和 says:

    太喜欢这篇文章了!我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舒婷的《致橡树》,也听过丁建华的朗诵,她的声音真的很美,至今回忆起这首诗就是和丁建华的朗诵联系在一起的,甚至我曾经会背这首诗。你的解读也非常到位,真的很谢谢你精心打造的这个心灵驿站。

    2012 年 09 月 03 日 at 21:48
  • 思之滔滔 says:

    小英,偶尔看TED TALK “the power of introverts”看到了你的智慧点心坊,立即就喜欢上了你的体验、文字,感谢你精彩的分享,这两天都在认真学习,支持你。这里提出点小疑惑,”Differentiation is your ability to maintain your sense of self when you are emotionally and/or physically close to others—especially as they become increasingly important to you. “你翻译是”分化是当你情感和/或身体上与别人——尤其是当这些人对你日益重要——的时候维持自我的能力。”好像有点笔误。分化是当你情感和/或身体上与别人紧密联系——尤其这些人对你日益重要——时,维持自我的能力。

    2013 年 03 月 14 日 at 23:56
    • 小英的智慧点心坊 says:

      谢谢你看得这么仔细,还贴心地帮我指出错误!我已经修改好了。很开心你喜欢我分享的东西 。欢迎常来坐坐哦!

      2013 年 03 月 15 日 at 11:10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