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点心坊: 点亮和滋养心灵!

Wisdom Snack: lightening & nourishing the soul!原创心灵驿站!

Day 30 “光照你所在小地方”

亲爱的心灵朋友,

你好啊!

寒冷的冬季,幸亏有很多的节日让人可以庆祝。圣诞节在我眼中是人们感受大爱,以及互相表达爱意的节日。欢乐的圣诞歌曲、各种五颜六色的布置和礼物、还有人与人之间暖暖的情意能驱散冬季的阴霾。

送上一首我很喜欢的圣诞歌曲《光照小地方》。每当我会感到一种强烈的个人渺小感,觉得所能做的好少好少,就会听这首歌:

不要等到能做大事才来发大光,不要等到光能照远方,

眼前便有许多责任你能尽力量,光照你所在小地方,

拨开当初愁云迷雾正要你相帮,慢道力微不肯来担当

纵使只有一人听见也值得歌唱,光照你所在小地方,

这里像你这样才能总有事帮忙,就在这里返照晨星光

就在一双卑微手中也好施天良,光照你所在小地方

光照你所在小地方,光照你所在小地方,

海面有船等你光照,平安好进港,光照你所在小地方。

它让我想起德兰修女的话:

我们无法在人间做大事,我们只能用大爱来做小事。

Continue reading

Day 3 梭罗和林逋的爱情

亲爱的心灵朋友,

你好!

你可能会觉得奇怪,我怎么把19世纪的美国人和中国宋人,这两个朝风牛马不相及的人相提并论。那是因为我觉得这两个人某些地方有类似之处。

先说梭罗,他终生未婚,而且也未见有什么亲密的伴侣。仿佛爱情在他的字典是不存在的。但我在《瓦尔登湖》的中文序和《梭罗日记》中了解到,他在年轻时爱过一个少女,还为她写下了“除了更深地去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爱”这样热烈的诗句。很不巧地,他哥哥也喜欢这个女孩子。于是兄弟因为变成情敌关系而出现了嫌隙。最后女孩先后拒绝了这两兄弟而另嫁了。更惨的是,他哥哥因为一件意外的小事竟然魂归西天了。这些重重打击了梭罗,他病了足足三个月才慢慢恢复。

Continue reading

一首寓意隽永且好听的歌——宇宙の花

宇宙の花

无意间听到了岛宫えい子词曲,島みやえい子演唱的《宇宙の花》,很喜欢。

听这首歌,让人感觉自己的心灵
一会儿变成了风,去调皮而温柔地拥抱这世间的万物
或是化做雨,投向大地的怀抱,悄悄地滋养和融入欣欣向荣的植物
亦或在一个月明星亮的夜晚,在一棵落花瓣雨的树下,不断旋转旋转……

万物形状各异的却又相依相连
都是宇宙之花幻化而成
不断绽放又凋谢
那是为了体验爱的真谛

Continue reading

让奥普拉听着忍不住哭了的一段话

我非常喜欢的美国休斯敦大学教授Brené Brown的两个#TED#演讲:“脆弱的力量”以及"聆听羞耻",曾触动了很多人的心。前段时间她上奥普拉的节目,谈论如何全心(wholehearted)地生活,话题涉及脆弱、羞耻、感恩等方面。期间Oprah叫Brené朗读了一段其新书Daring Greatly的一段有关教养孩子的话。她一边听,一边不断点头感叹,并直嚷嚷想要这样的妈妈和爸爸。最后流着泪建议所有的家庭都应该把这段话贴在厨房里。

当我大声朗读这段话的时候,渐渐地也不禁泪涟涟,心中涌起一股难以形容的爱和感动。我觉得它不仅适合所有已经或是即将成为父母的朋友,也很适合所有还是单身的朋友念给内心那个一直觉得自己不可爱,没有价值感的内在小孩听。

Continue reading

白金法则 The Platinum Rule

The Platinum Rule

试想如果我们的朋友或是爱的人在生活中遇到了挫折,比如工作失利或是考试考砸了,他们正非常的痛苦和懊恼,这个时候我们会怎么做?

会不会一天到晚在他/她身边念叨诸如“你怎么连这些事情也做不好!”,“丢脸丢大了!”以及“真是个失败者!”之类的话?我想不太可能会这样做吧?这个时候我们心疼对方,企图安慰对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再忍心指责他们。

但是当我们自己在遇到挫折的时候,在失败直接带来的痛苦之余,更多的苦却是来自苛刻的自责所带来的。尤其是对于有完美主义倾向的人来说,这种苦常如滚雪球般迅速变大,最后让人沉溺在羞愧和无助之中。

Continue reading

下坠、安全网与飞行石

智慧点心坊

 

生命中的好几个时刻
觉得自己被现实从后面狠狠踢了一脚
掉下了悬崖
不停快速下坠
“完了!”我想
奇怪的是
向下的速度变慢了
最终总有张安全网轻轻托住了我
它们是一些人、一本书、一句话……
在下坠时,我发现
原来自己早已有“飞行石”
那些自性的内在力量
这些让我感激,并相信
上苍会照顾好自己的小孩

Continue reading

#107 The Five Love Languages 爱的五种语言 (下)

#107 The Five Love Languages 爱的五种语言 (上)

6. 爱是提出请求,而非要求

爱是提出请求,而非要求。若我要求我的配偶,我就变成了父亲或母亲,而她则成了孩子。
Love makes requests, not demands. When I demand things from my spouse, I become a parent and she the child.

提出请求肯定了对方的价值和能力,并允许其有选择的权利,是一种引导;而提出要求,会让对方觉得被贬低,被胁迫,哪怕最后依从了要求,也不太可能是爱的表示,而是为惧怕、愧疚等情绪所驱动。

对于越亲密的人,我们常常说话反而越不客气,但这样做会抹去关系的亲密性。

“今天我整理了一天的房间,你只洗一下碗会累着呀?”
“我有些累了,你可不可以帮我洗一下碗?”
这两句话给人的感觉是不是很不同?

Continue reading

#107 The Five Love Languages 爱的五种语言 (上)

The five love languages

本书为智慧点心坊108本心灵书的旅程第107本

简体译本为《爱的五种语言

如果,配偶不了解我们爱的‘母语’,我们就不能依赖它;如果,我们要他或她感觉到我们传达的爱,我们就须以他或她的爱的语言来表达。
We cannot rely on our native tongue if our spouse does not understand it. If we want him/her to feel the love we are trying to communicate, we must express it in his or her primary love language.

在超市购物,背景音乐是一个哀怨的男声在那里唱着“我感动天,感动地,怎么感动不了你……” 多么的哀怨呀! 我心中不由暗笑:“什么逻辑呀,怎么这么的自作多情!”但是转念一想,可不是,有时我们自以为已经尽了很大的努力在爱自己的伴侣,但是让人憋屈的是,对方不仅没有一丝感动,还竟然会没有良心地说感受不到爱。这真是六月飞雪的窦娥冤呐!相对而言,有时我们会觉得伴侣在自己的身上没有费心思,倍受冷遇,于是开始怀疑自己不再被爱了。但是在争吵中如实相告的时候,对方也会有一脸的惊诧和受伤的神情。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呀?这就是我今天要介绍的这本 《The Five Love Languages 爱的五种语言》所要回答和解决的问题。作者Dr. Gary Chapman是美国著名的婚姻辅导专家。他认为,如同世界各地的人讲着不同的语言那样,人们也说着不同的爱的语言。每个人从小的成长经历,让他有一种主要的爱的语言,就像我们的母语。如果两个母语不同的人在一起的话,双方又不懂对方的语言,那么仅靠肢体和表情来做有限的交流,势必很容易产生误会和隔阂。在爱的表达和接受上,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Chapman经过30年的婚姻咨询,发现 “使一个人感觉到被爱的事物,并不一定能让另一个人感觉到被爱。”这让他思考,那些觉得自己不被爱的人,究竟想要什么。他发现这些人的回答可以分为五类,他称之为爱的五种语言:

Continue reading

Brené Brown: Listening to shame 聆听羞耻

Brené Brown

卢小英/文 来自智慧点心坊(www.wisdomsnack.com)

脆弱相比,羞耻(shame),是一个更加让人觉得恐怖的话题。实际上光谈论这个话题就足以勾起人的羞耻感。作为一名专门研究羞耻的学者 (shame researcher),美国休斯敦大学的社会工作学教授Brené Brown常会在一些场合遭遇排斥和尴尬。比如,有次她坐飞机,邻座的女人一听她说是大学教授,一副很有兴趣攀谈的样子。但是一听说她研究的是羞耻,立马不愿再谈下去了,而且全程装睡。

看完Brené 2012年的TED演讲"聆听羞耻",我感到收获很大。由于受时间限制,很多内容没有展开,于是我特地去查阅了她那本书——《不完美的礼物 The Gifts of Imperfection》才感到对羞耻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真是受益良多。(题外话,据我所知,这本书尚未有中译本,个人觉得这本书是对积极极心理学很有效的一个补充,暗暗希望有翻译高手感兴趣。)

Continue readi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